森森与星

一个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假如换一种搭配……

异独常普,异普常独
所以两个tag都打……前半段异独常普,后半段异普常独
梗源前东德亲吻礼
准备好吃邪教了吗——

起因是统一日那天,他们在广场前等着零点的到来,人群爆发出欢呼声的同时,基尔伯特亲上了爱因斯。

别误会,只是亲而已,双唇一碰就分开了。

始作俑者在丢下一句在东边他们有时候会用这种礼仪以后从人群中穿过跑去了路德维希身边,留下爱因斯呆愣在原地,思考该不该去找尼可拉斯问个究竟。问什么呢?

基尔伯特究竟这么亲过多少人。

结果第二天两位兄长就双双病倒了,东部经济在统一过后彻底陷入崩盘状态,于是这事就搁置下来了。国民都快吃不饱饭了,谁管基尔伯特亲过多少人?!

直到初期的两周过去,他们稍稍将东部情况了解过后才敢给自己点喘气的空间,基尔伯特归路德维希照顾,而尼可拉斯……好吧,让爱因斯照顾人,太危险了,毕竟他在这方面有那么些欠缺,自己生活可以过得很好,但有第二个人时就难以顾及了。

爱因斯终于忍不住了,实际上很多年前他就知道对另一位普.鲁.士的感情是什么,但出于各种考虑,比如不想被两个普.鲁.士一起揍个半死,再加上身为国家他们从诞生就失去恣意的权利。可惜他们家的事太特殊了,让爱因斯在某天晚上突然明白,至少他们还有点特权。

“……所以,你只是为了问基尔伯亲过多少人?”

被弟弟强行从睡梦中叫醒的病人之一斜靠在床头,尚未退去的温度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头疼。

好吧,他早知道爱因斯对基尔伯特不一样,从当年他自说自话把自己费了点时间想的“鲁道夫”改成基尔伯特脑子一热随口胡扯的“爱因斯”那会儿就知道。他的弟弟能周旋在各国女性之间,然而本质上与路德维希似乎是一个模样——迟钝且纯情。

“拜托,老哥,这很重要。”

瞧瞧,连哥都蹦出来了。尼可拉斯指了指房门的方位。
“一个也没有,满意了就滚出去。”

“那家伙真的这么问了你?”
“千真万确,你为什么不干脆一点?”

电话那头的人陷入沉默,他们还在发烧,如果不是尼可拉斯的电话,估计此刻基尔伯特正睡个昏天黑地。

“本大爷——”
“我不想听什么好听的话,把你这个称呼收回去,基尔伯,别人不知道,你觉得我会不清楚现在的你是什么样?”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人生正在遭遇一个大困难,很少有人知道他生病的时候其实非常的…用个词来形容或许是阴沉,至少目前没有活着的人知道,除了二分之一普.鲁.士,那个本来就比他阴沉的家伙。

胡扯过去是不可能的了,基尔伯特只能坦白地说,他们的情感来源于国民,万一对爱因斯的爱只是由国民对德.意.志的爱产生的附带产品呢?统一日那天他一个没忍住,等反应过来后立刻就跑去阿西那边了,这么久过去也没有听到什么,他以为没事的,结果竟然——

竟然都让尼可拉斯知道了?!不得不承认他稍微有那么一点的不爽,本来只是个属于他们俩的秘密,毕竟那会儿尼可拉斯的注意力在缓缓升起的三色旗上。

“你想象一下,如果有人这么对路德维希,亲了他就跑还犹犹豫豫,你想怎么做?”
“我……”
“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和你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论起对弟弟的在意程度,两位普.鲁.士不相上下,只不过奉行的理念不同,一个是严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保护欲,另一个则是看起来根本不在意甚至到冷淡的地步,实际上早早给对方做好一切准备。

“本大爷知道了,尼克,让我再想想。”
“想什么?生存还是死亡?爱因斯为什么是爱因斯?”

尼可拉斯嘲讽了句后果断地挂掉电话,好了,现在让爱因斯和基尔伯特都滚蛋吧,他只想睡觉。

————————————

峰会那几天的安保工作,闲不住的普.鲁.士先生主动请缨去帮忙值岗,在他的要求下,安保部门分给了他一个整夜的班。

结果他竟然病倒了,在基尔伯特的嘲笑声里被路德维希强行摁在床上。

“路兹,我很好,你别担心。”
“哥哥也总是这么说,尼克,恕我直言,你们两个在这点上已经没有值得信任的地方了。”

报喜不报忧,打肿脸充胖子估计是他们的通病,过去基尔伯特让他头疼了不少时间,后来他和尼可拉斯交往以后,另一位兄长在他心里的形象也崩塌了。

“一个小感冒而已,小小的感冒,像我们这样的存在不会被感冒击垮的。”

尼可拉斯边说着边看向恋人手边的果盘,他正在享受吃到德.意.志亲手削的苹果的特权,然后——

“噗…”

然后他没想到,他竟然看到了东方学生家颇为流行的……小兔子。

“你知道吗,路德维希,我爱你。”
现在,他觉得德.意.志也像只小兔子了。

——————————————

1870

基尔伯特巡视完士兵们后回到行帐时,收获了点惊吓。
他的另一位弟弟,德.意.志的二分之一,鲁道夫在里面,而他本来应该和他的兄长待在柏林等待消息。

尽管基尔伯特一向奉行小鬼不能惯着,但战争这种事尚且没有想过让路德维希一块来,第一是为了防止意外(尽管他们不会因为物理伤害而真正有什么危险),第二则是小萝卜头能帮上什么忙。很可惜的是,显然,另一位普.鲁.士不这么想。

“祖国殿下,这是……?”

好吧,比起这事,怎么让士兵们别发现他们为之而战的家伙被扔到这边来了更重要……基尔伯特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个数字。

“爱因斯,本大爷前几天捡到的小鬼。”

Fin.

军官:谁信啊!!!!!

简单讲一下人设。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战争疯子,和基尔伯特的区别在于鼻梁上的一道疤,幼年时热衷于冒充基尔伯特。
奉行小孩子摔摔打打就长大了的理论,并且认为战争只有越早接触越能明白它的真实性和必要性,出于对常色和弟弟的信任,早早把弟弟扔去战场。
从来不对弟弟动手是个好哥哥(??)
因为总是打仗所以需要烟草提神,但不喝酒。

爱因斯
原名鲁道夫,尼可拉斯花了五分钟想的名字,是日耳曼常用名之一,后来自己改成爱因斯,甚至不觉得这个名字有点不伦不类,不仅不觉得还美滋滋。
对女性很照顾,可以说没有他搞不定的女士。
抽烟喝酒但是不烫头,借用现实生活德国贵族花花公子设。
生活能自理,没酒瘾没烟瘾!不是军痞!

被喜欢的太太翻了牌,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Clio

Clio,九缪斯之一,掌管历史。
两段旧物,很短,史向。无明显攻受。
因为是史向,所以是刀,但是没!有!普!灭!

Osten
那是一辆民.主.德.国遗留下的汽车,主要成分是纸,对,没错是纸。在奇缺钢铁的年代,那个曾经引领他走入大机械时代的青年创造了奇迹。
基尔伯特,普.鲁.士,民.主.德.国——
即使在布拉金斯基所谓的大家庭中,他也是最富有的那个,无往而不胜之战神。但是比起兄长来说,路德维希更愿意用"Osten"来称呼他。
毕竟普.鲁.士王国已经化作养料,它的骨筑成台阶,它的血变为甘霖,而它的肉则喂养着德.意.志。那年轻的帝国嘴边沾着兄长尚且腥热的血液,驱使着最后的残渣在他的土地上停留又或者剑指他方。
日耳曼没有狼孩建成的传说,但也不会出羔羊,而皇帝抱着他的缔造者诉说爱意,然后因为无能为力看着外敌侮辱他的户体,甚至肢解损毁。
基尔伯特大声夸赞起他自己时许多不赞同的目光投向他们,好在银发青年难得意识到了场合不合适。
德.国人们总是具有着那些美德,而这也代表着——普.鲁.士便是德.意.志的精神。

——————————————————————————

“…哥哥?”
路德维希不过是看到那堆满兄长日记的房间中透出灯光,误以为是此刻远在巴黎的人出门前忘记关闭,却没想到当他打开门时能看到兄长。
那是兄长吗?
穿着记忆中的服装,背对着他,仿佛刚从过去属于帝国的时代中走来。
“本大爷不是你的哥哥,德.意.志。”
那人边否定着他的称呼边转过身来,那与基尔伯特如出一辙的模样、声音和口气让路德维希感到难以置信,少有的呆愣在原地。
“你可以叫本大爷——普.鲁.士,但本大爷不是你的好哥哥基尔伯特。”
像是看透了他的内心似的,普.鲁.士开口补充道,那双在路德维希记忆里总是像令他感到温暖的红色双眸此刻里面充斥着嘲讽与厌恶。
“你太好奇了,德.意.志,你的好奇把本大爷从这些墨迹里叫醒了。”
“什么意思?”
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基尔伯特此刻在巴黎和旧友一起,但面前的人又的确是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就是明白这点,可是世界上绝不会有第二个兄长,而对方说的被叫醒又是什么意思?
“对本大爷很好奇不是吗?所以才会去找那些家伙,法.兰.西、匈.牙.利、奥.地.利、俄.罗.斯,让本大爷想想,还有意.大.利、英.国甚至美.国和日.本?”
“所以上帝他老人家给了你回应,让本大爷站在了这里。似乎过去很多年了,自从没有人再自称他们是普.鲁.士人开始。”

“起初只不过是因为日耳曼那群家伙不会让本大爷走上那个位子,又碰到国民的反抗情绪,所以奥托和威廉一起让本大爷创造了你,结果呢?”
“国民选择了你,威廉的后人也选择了你,普.鲁.士人——?不!他们都是德.国人了,所以基尔伯特亲手杀死了本大爷。”
“这不是为了你,国民的心愿让他选择了把本大爷送入坟墓,我们都清楚,我们早就死了。我们会化作你的一部分,将血肉献于你,将历史献于你,将荣光赋予你。”

“谁都是刽子手。”

啊啊啊啊啊啊被喜欢的太太fo了!!!天边的烟花就是我!!!

Repo?

实在不会写,只能随意扯点了…才刷了第一遍,纯属粗浅阅读的成果。

两位德意志与普鲁士。
双生子设定,路德维希与爱因纳克特。
同样长于普鲁士之下,受着同样的教育却注定截然不同,一切大概从路德维希要求基尔伯特效忠而爱因斯却选择制止的时候就分明了。
路德维希是“国”的那部分,而爱因斯属于“人”的那部分。
一个时代的逝去、一个帝国的崩溃,从始至终都充斥着压抑,他们生而为国却失去自由。
德意志被普鲁士禁锢着,普鲁士则承受着创造的代价。
德意志曾经是普鲁士的附庸,而多年后,后者却变成了德意志的附庸,心甘情愿地把自己送入坟墓之中,从第二帝国建立起,普鲁士就已经迎接了死亡。
三位贝什米特都心知肚明,而布拉金斯基同样明白,赌约因此现世。
不得不说太太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非常棒,普俄曾经多次联手也多次兵戎相向,不是简单的爱恨所能够梳理通的,如果要在欧罗巴强国里选择一位最了解基尔伯特的——那么必定是伊万了。
国与国的关系,又从来不是简单能说清的。
关于爱,身为普鲁士,基尔伯特爱着两位德意志;身为基尔伯特,他选择了爱因斯。
路德维希是“国”,他的爱属于人民属于国,始终带着利刃。爱因斯是“人”,他的爱由基尔伯特教授,放荡且自由也不被国民所接受。
实际上在回忆部分里,基尔伯特的爱并不平均,早早的将个人的爱分割清楚,他们平分的是属于普鲁士的爱。
最后关于基尔伯特,身为一个普厨,不得不承认难得看到这样一个不折煞自己风骨的基尔伯特是很悲哀的事。他愚忠却不始终妥协,他愿意融为德意志却始终是普鲁士,连他自己都承认了——一个幽灵。
漂浮在自己尸骸上的幽灵,带着他的骄傲、荣耀与原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骑士,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普鲁士,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基尔伯特。
同时,至少在我心里,他就该是这样的独一无二。
感谢太太带来的这个小世界与他们。 @Sertraline.

BGM:西野加奈《IF》世界上有无数种可能性,不妨大胆假设一下。但是无论如何,最后结局已经注定。全程发糖哟

波风水门&漩涡鸣人亲情向,有玖辛奈出没,有一家三口戏份

【数字组】X→∞

一对邪教安利,不负责任的拉郎。
Mebius×X
私设X为警备队队员,并且曾经帮助过Mebius控制力量。
Eighty与Mebius的师生关系,Taro推荐Mebius去地球详见《The Ultraman Mebius》

1.
X并非光之国的原生居民,同样为光之巨人的他加入警备队后随队居住在这,特别的能力让他成为一个特殊的力量,能够将自己数据化的X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直到Taro领着Mebius到他面前,已经就任竞技场总教官的奥特六弟告诉他,自己的学生在无意中进入了光之国的光脑系统,差点就回不来了,希望X可以帮助他掌握能力。
“我是X,如果你有问题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2.
X不是一个好老师,虽然他也不觉得自己是Mebius的老师,他只是在后者出现能力不稳定时帮些忙。
Mebius是个奇特的人,被看做有无限可能性的战士有着无限之名,就连技能的徽纹也一样。而他的两个教官,Ultraman Taro和Ultraman Eighty都是警备队的主力,前者接任后倒是轻松了不少,而后者则是前往地球换防,即使在光之国这样人人平等的社会,Mebius的经历也是少见。
而X呢,对于光之国来说是个特殊战斗力,但是这位战士的思维方式有时意外的耿直,不过因为他的特别处,科学局时常希望警备队可以将X借调给他们,可惜由于人手问题,始终作罢。

3.
其实从年龄上来看,Mebius只是个小孩儿,难免也会有时候显露小孩心性,但是Taro不知道,在他面前的Mebius太乖巧太努力了,于是这一面全被X接收了。
“Mebius,撒娇是没有用的。”
年轻的战士面露不解地看着他,对于撒娇两个字感到不认同,他只是用了比起平常来说更加温和的语气而已,而显然这位前辈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Mebius,就算今天的训练已经完成了,你也不可以这样子。”
Mebius不置可否地放下了光粒子集合器。
“Mebius……”
有时候X不得不感叹,就算再努力的人,也会有懈怠的一面,不过没关系,因为Mebius从来只在真正合适的时间表露出来。
而且他愿意来面对这样的Mebius。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Mebius表示,前辈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可爱。

4.
Mebius大部分时间都跟着Taro学习和训练,大约是因为教官的缘故,逐渐的与Zoffy、Leo等有了接触,于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相处时间里多了预备战士对于英雄的憧憬。
——我也同样是警备队队员啊。
X几番将这话咽了下去,谁都会有心目中崇拜的人,即使是他也有过,更何况这种心情太奇怪了。预备战士眼中的光芒直直映入他心底,X忍不住移开了目光。这种时时刻刻注意力和思维都被Mebius占据的感觉,让他手足无措。

5.
光之国在监测到地球将有新的敌人降临后,Taro推荐Mebius作为新的驻守战士前往,而同时“Another Space”也出现了不安定的成分,X在会议上被紧急派往探查。
在Zero获取帕拉吉之盾前,光之国的战士们都得依靠等离子火花的力量来穿梭宇宙,X携带着来回的能量却遇到了宿敌——格力扎。他将格力扎撞入太阳而引发的爆炸摧毁了自己的身体,化为数据沉睡在太阳系间的电子信息网络中,直到与大空大地的相遇。

6.
X在通讯器内待了很久,通过大地的世界,他发现除了亲人之爱、伙伴之爱和大爱以外,还存在着爱人之爱。本来毫无联系的两个人因为爱而结合在一起,最后相伴度过人生,虽然在光之国也是如此,但对于X来说,这种爱太陌生了。
他忽然想起Mebius,十五年过去,后者应该已经加入警备队、甚至加入兄弟行列了。这个宇宙太远了,远到他只能靠记忆去推测半个故乡会发生什么事。而Zero的出现,就像沙漠中的旅人突然发现的绿洲,至少,他与光之国依旧有交集。
面对新一代的战士,X突然发现他其实无时无刻都不在想念Mebius。

7.
“格鲁曼博士,你们的母星跟地球相差过远,为什么会选择来帮助地球?”
“我们樊顿星的科技,可以与‘Another Space’的族人进行沟通,在某一个宇宙里,我们遭遇了粮食危机,而代餐品在运输途中却掉落到地球上,在找回的期间,地球人的友善和奋斗的一面让我们都很感动。但是,那个宇宙中已经有奥特战士和他们自身了,我们发现这个宇宙的地球没有奥特战士来访过,科技也相对落后,于是就选择了这里,直到你的到来。”
“…奥特战士?”
“Mebius,Ultraman Mebius。我们能学习人类语言,也都亏了他的帮助啊。”
“我明白了,你们与我们都一样,对和平的作出了努力,所以十分感谢。还有一件事,最近频繁出现的黑云,我无法得知那是由什么物质组成的,也拜托你们了。”

8.
与格力扎的最终一战后,X也不在Xio面前遮遮掩掩了,时不时会在他们的对话中插上几句,惹得队员们大笑。
X渐渐明白为什么光之国会视地球为珍宝,为什么一次次面临生命危险也非要保护它,为什么他们会愿意与人类形成羁绊。
“X,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所见的奥特战士以外,还有很多吗?”
“这是当然得,光之战士不是一个特定的种族,也不是某个宇宙独有的,只是也有着一个组织。”
“组织?”
“正确来说,是一个国度,光之国。”
“那是Zero的故乡吧?”
“不仅是Zero,许多奥特战士都是在那里出生的,就比如Mebius……”
X突然收住了话头。
“X?”
“他们都是优秀的战士。”

9.
与阎魔兽的战斗中,Ultraman的到来是X没有想到的,不过对于他来说阔别十五年的伙伴,也不会有任何变化——他们的生命太长了,长到即使有变化也可以忽略不计。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来吧,X。”
“我知道了。”
他没有任何迟疑的就答应了,这个宇宙的人类的科技即使没有奥特战士也能够自保,而且,他们之间的情谊已经跨越了宇宙,假如有凶恶的敌人,那么X会立马赶过来的。
“我向你们保证,只要地球有危险,我会马上出现的。”
他将大地送回了地面,与Xio作了告别,然后跟上了平流层内的Ultraman。

10.
“Mebius…?”
一出穿越的隧道,年轻的战士正在这头等着他们,他与以前太不一样了,褪去了一身青涩,就像一壶酒终于变成了陈年佳酿,暗自散发着香味。
“我想见X,所以就来了。”

The end

试图卖个安利!这对叫数学组?

格鲁曼的视线紧盯着电脑屏幕上漫漫显现出来的奥特战士图案,其实早在他撞见大地“自言自语”时就已经知道,多功能通讯器里存在着一个奥特战士。

“格鲁曼博士,你们的母星跟地球相差过远,为什么会选择来帮助地球?”
反观另一边初次与Xio合作时,X就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些在意,樊顿星人向来是爱好和平,但是远跨宇宙的距离帮助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交集的地球人类,实在让他不得不好奇。

“这个…”

格鲁曼实在没想到对方跟他碰面只是为了这个事,难道不应该是有什么重要又不方便跟大地说的事吗?他不禁腹诽着,但既然被问道,他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地方。

“我们樊顿星的科技,可以与‘Another Space’的族人进行沟通,在某一个宇宙里,我们遭遇了粮食危机,而代餐品在运输途中却掉落到地球上,在找回的期间,地球人的友善和奋斗的一面让我们都很感动。但是,那个宇宙中已经有奥特战士和他们自身了,我们发现这个宇宙的地球没有奥特战士来访过,科技也相对落后,于是就选择了这里,直到你的到来。”

“…奥特战士?”

“Mebius,Ultraman Mebius。我们能学习人类语言,也都亏了他的帮助啊。”

“我明白了,你们与我们都一样,对和平的作出了努力,所以十分感谢。还有一件事,最近频繁出现的黑云,我无法得知那是由什么物质组成的,也拜托你们了。”

X说完后便退出了电脑系统出,回到通讯器内。他抬起手调动数据在面前拼凑出了一个形象,红色与银色相交的花纹,胸前是少见的菱形计时器,左腕上又有着个特殊装置,这就是Mebius了。

X并不是光之国出生的巨人,后来加入了宇宙警备队肩负起了宇宙和平的任务,因此也经常出入光之国,Mebius被Taro接手教育后他们才认识,因为前者同样能将自己数据化的特殊能力。少年人满腔热血又不失头脑,却总是因为感情而受伤,又是个温顺的脾气,难得在X面前才会表现得像个小鬼。曾经Taro因其他事务而抽不开身时,X代理过他的职责带着Mebius外出任务,最后那颗星球上的居民向他们道谢时,稍微年轻些的战士害羞得不敢开口,全由X说去了。

“Mebius,这样的话,大家会以为你是个冷淡的外星人的。”
“但是…总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我们做的只是应该做的,这样子的道谢,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掩盖在友情的外表下,战士们的首要是维护和平,而不是儿女私情。然后一切截止在15年前,Mebius奔赴地球驻守,而他则来到目前所处的宇宙。

15年,现在他已经早就回去成为奥特兄弟中的一员了吧?
X挥动着手想将Mebius的形象散开,却被反握住了手。

“什……”
“敌人即将袭来,15年前的决斗会有个了结。”

恐怕是X的惊愕太过于明显,Mebius在说完正事后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光之国监测到了这个宇宙将发生异变,Zero正在外巡逻,所以由我来。”
“你应该是没有穿越宇宙的能力的,那么为什么?难道说……是因为数据可以互通吗?”
“正是如此,而且我想见你。”

黑暗终将来临,然后等到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光明会照亮万物,未知与无限一直都联系在一起。

【泰梦泰】笔友

没粮只能自产,没啥问题没啥逻辑,自娱自乐。

师徒无差向。


东光太郎

 

多摩川河滩旁的松树所投下的树荫总能吸引不少闲时出游的人,而放松的人们之中有一个人却显得与众不同,他穿着红蓝相间的连体战衣,脖子里围着条白色丝巾,这是一个ZAT队员,他的名字是东光太郎。身为ZAT的一员,在巡逻期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那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从外游历归来的光太郎借住于白鸟船长家中,白鸟家的幼子建一在某天放学回家时愁眉苦脸,面对姐姐和光太郎的询问,他慢慢道出原委。学校老师忽然布置课外作业,有关于笔友,让他们各自寻找笔友在文字的交流里感受真挚。这么个奇怪又显得有些难办的作业,一时间让三人面面相觑,最后在姐姐纱织的提议下建一挑选了几个地址分别寄出信件。

一星期以后建一结识了他的笔友,可没想到信箱里忽然出现了另一封信,对方表示十分愿意与他成为笔友。但对于建一来说,一个已经足够并且作为一个学生,他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跟两个人通信,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光太郎身上。

表明过身份并说明缘由后,对方依旧愿意保持通信,而在这期间光太郎发现对方是个十分上进又懂事的孩子。(其实只是他下意识认为对方也是个孩子)那个叫日比野未来的孩子,他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也拥有着足够吸引他的品质,同时这个名字也让作为泰罗的他感到温暖——在地球上的每一天。在光太郎觉得恰当的时机,他提出了见一面并且出于安全考虑,作为成年人的他愿意去往未来的所在地,不过回信的内容倒让他吃了一惊。

未来是个成年人,并且从事着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工作。

他不是个小孩子,那么他是怎么样的?光太郎在脑中试图描述着对方,未来应该是一个比他年轻些的青年,虽然接触社会但依旧有些不谙世事甚至天真,他八成很喜欢笑,就像光太郎自己一样,会像个小火球似的暖着身边的人。

东光太郎等了很久,晨时的阳光被骄阳替代,午后的烈日慢慢西行,最后孤寂的月亮从云端露出,可是未来没有去。

而从那以后,光太郎再也没有收到过信。

 

 

泰罗

光之国,他出生、成长又终将会归去的地方,但不同的是由于奥特曼与人类形成的羁绊,他也多了一份记忆。属于东光太郎也属于他的记忆,其实泰罗说不清楚他跟东光太郎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他们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不同的种族,却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灵魂,不过就算是奥特曼和杰克也似乎被这个问题困扰。话又说出来,从地球归来已有十年,而他接任梦比优斯的教官也是第十个年头,年轻的战士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他富有朝气活力,未曾直面过宇宙中的黑暗,即使跟随他完成过多次任务也依旧像个孩子,不谙世事又天真的孩子。或许是因为成长总需要付出些什么,泰罗早就从当年那个被天培拉逼到向兄长们求救的小鬼成为独当一面的战士,那些小脾气都好像丢失在与地球相差的几百万光年的路途上,通通小时不见。所以他对梦比优斯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希望弟子可以成长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他成为一个合格的大人,而作为光之战士的泰罗在私下里也选择了更加亲近小弟子,因为这是一束独一无二的、属于他的光。

仔细想想,也有这么个人在文字里曾与他交心,最后的离别又是无声无息的,泰罗曾经疑惑也挂念过,不过兄长们的忽然拜托和光之国的重担突然压下来,那些地球的细枝末节已经从脑海中退出去。

至于他什么时候发现对梦比优斯有了不一样的感情,这都不是重要的事,重要的在于他需要好好考虑如何妥善处理这份情感。

当他的小弟子通过他的推荐前往地球时,世界送了一份大礼给他,这个年轻的战士的名字叫做——日比野未来。

 

 

梦比优斯

爱迪无疑是个好老师,以至于刚刚和泰罗接触的时候,梦比优斯十分的不习惯。警备队大队长与银十字军队长的亲儿子,虽然在地球时教育建一愣是一套一套的,真的带起学生其实依旧是个半吊子,不过好在度过磨合期以后,梦比优斯发现这是个平时宠他上天,训练时往死里揍的主。

少年那些不可言说的心思被察觉后,不是没有想过保持距离,但年长者的关心让他选择放弃,反正他们有足够长的生命来学会放弃。

等到梦比优斯踏上地球的土地后,找到佐菲所说的那个人类并拜访过宏人的父亲,他的地球名字也确定下来了。他很喜欢伙伴们叫他的名字,各种不同声音的所发出的“未来”,也希望远在光之国的教官可以这么叫他,但可惜的是对于他的兄长、同族来说,梦比优斯就是梦比优斯。

没人知道未来收到那封从过去来的信的时候有多开心,他知道东光太郎是泰罗在地球上的名字,也知道光太郎所有的经历,于是他把所有来不及跟泰罗分享那些日常琐事通通都告诉了三十年前的教官。至于时空是如何混乱的,Guys没有察觉异样、光之国也未曾发现,这就好像是未来的一个小秘密。

所以当光太郎提出见面时,未来迟疑了,他知道应该拒绝的,他们之间隔着三十年,最后回信上依旧表达了同意。

等到约定的那天,未来起了个大早缠着乔治给他折腾造型,引起了所有队员的好奇心,一个平时从来不关心自己只关心别人的青年竟然会突然关注外貌,难不成是有情况了?没等他们选出谁去打探情报,未来就匆匆出门。

多摩川几十年如一日的热闹,大男孩难得的晃晃悠悠,他知道即使去了也不会见到谁,因为从一开始这场交集就是个意外——所以当东光太郎站在他面前时,未来愣在了原地。他没有见过光太郎,但是气息告诉他,这是泰罗,他的教官,他的兄长。

于是他感觉到被拥入怀里。

“梦比优斯,我的未来。”


一次就好(赵启平×凌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422111/

听说是一个赵启平倒追的故事,然而脑洞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耳机一边是坏的,听不出声,所以可能会存在台词听不清的状况

我们的目标是:请大家吃小远!